【苍穹法芙娜】あなたがここにいる

“全片一骑叫总士叫了70次,但是总士叫远见叫了300次,所以这片理论上还是正常向的。”
13173136s.jpg那个叫远见的,一定欠了你很多钱吧。

本来不想这么写观后感的,但是在S1那个续作的讨论贴里突然被戳到笑点了。
在考试很忙的时候,我抽“空”吧法芙娜看掉了。
> <我不得不说,平井你不要做SEED的人设多好,差点因为你的关系错过了这么一部好片子!

其实这片和中二浑身不搭边(但是基情我实在不好意思否认==)
而且这片子我觉得最值得称道的就是人物的塑造。
和龙宫岛代表的“乐园”一样,岛上的每个孩子都充满了自然,亲切的感觉。
同样也是突然就卷进了世界的变故当中,一骑他们却没有像有些萝卜片的主角一样,变得很冲动很中二。
直到结束的时候,活着的人还是保持着和一开始一样纯洁的感觉。

互相都觉得,对方在这里,真好。

因为片子的基调不是搞笑片,所以也不想总结给很忙的人看的剧情简介。
大致上拿机战K的KUSO MAD来解释,就是“绝望”。
……
但是我觉得,似乎是“希望”。

和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生物FESTUM战斗,
世界已经基本被破坏,日本八成沉入海底。
随着战斗的深入,渐渐的,和平的生活一去不复返。
重要的朋友也相继牺牲。
因为失去了太多珍贵的东西,所以对眼前的事物才会倍加珍惜。
就算在逐渐失去的时候,大家也没有放弃想要回到从前的日子。
很多地方能看得人哭掉一把纸巾,但是仍然会觉得很治愈,
和突破天际来激励人的天元来比,法芙娜有种平静的真实。

あなたがここにいる
如果回答了,就会被FESTUM确认为有意识的存在而抹消掉。
但是,人类和FESTUM的区别就在于,人类有独立的个体意识,而FESTUM是一个综合体。
能确认自己的存在才生活才变得有意义。
还有保护别人的存在。

————————
为了遵守和一骑的约定,抱着FESTUM飞上天空自爆的翔子是我在机战K里决定走法芙娜路线的原因。
虽然病弱的角色很多,病弱又坚强的战斗的角色也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翔子特别喜欢。
约定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一骑来不及赶回龙宫岛了。
所以,岛就由我来守护。
病弱的自己也能驾驶法芙娜啊。
坐上了法芙娜,就能办到以前从来也做不到的事情,比如飞翔。
能够帮助妈妈和其他人一起守护岛屿,不再是需要帮助的人。
刚刚和喜欢的人建立了战友一般亲密的关系,但是时间已经不够了。
那种拼命努力,不想放开重要的东西的感觉让人觉得又可爱又难过。
而且,没有注意到身边有更加关心她的人……

说道甲洋,光看动画的时候觉得他是全片唯一算得上有点中二的角色。
我觉得是动画版时间太短的缘故。
补完了小说以后,才觉得甲洋你中二的比谁都真实。
他应该算是全片除了一骑对总士之外(-_,-)唯一一个肯表白自己感情的人(剑司那个阿呆我们不睬他)
虽然动画里觉得翔子死后甲洋的变化剧烈了一点,但是其实人家是拒绝了整个学校的女孩子一门心思喜欢翔子的。
看到这里,我觉得甲洋实在是很好很好的一个人。
想搭乘一骑你的十一号机……因为十一号机的搭档是翔子。
结果还是只能对一骑说:她就拜托你了。
把贵重的东西托付给一骑,结果对方却没有守护住,任谁也会愤怒的吧。
【比起指环的痕迹,一骑更注目的是甲洋尖锐的冷笑。
一骑感觉自己到此刻才首次明白,甲洋过去温柔接纳自己的笑容再也不存在了。】

那个在意身边的朋友关系如何的温柔的甲洋已经不在了……
但是甲洋还是为了救远见被FESTUM同化了,在甲洋的心里,并不是真的恨一骑。
但是憎恨一骑能让自己好受一点。
机战K里能让这两个人回来是机战K唯一的优点了。

————————
其他同伴的篇幅虽然不多,但是每个人也都很有个性。
而且那种类似傲骄或者不讲道理的人在法芙娜里基本是没有的。
很高兴当年并不流行这种公式化的人物和卖萌的桥段。
咲良是在小说版里还没有名字的“道场的女儿”,单挑一骑失败以后,就被传出了“谁能打赢一骑,就能和道场女儿约会”的传闻
到最后,约会的事情大家都不记得了,挑战一骑变成了每周的例行公事-_,-
不过最后像剑司那样挑战顺便和咲良告白实在是太走运了。
卫是个喜欢漫画的小胖宅,但是其实他一直不知道,他最喜欢的漫画却是他的爸爸画的。
爸爸一直有训斥儿子,看什么漫画。最后却被儿子继承了遗志。
同伴们都是自然演出。
所以,牺牲的时候也让人觉得格外的吃惊。
咲良突然就进入同化状态,道生在可以脱出的时候被FESTUM一掌打倒。
小楯卫的驾驶舱直接被拧成了麻花。

大家一起训练的日子
一起守护甲洋的日子
大家一起替远见做伪证的日子
一起参加夏日祭典的日子
统统变成了回忆。

所以最后的最后,朝FESTUM本部进发的时候,剩下的四人在手臂上写上了龙宫岛的坐标。
一定要活着回来!
TAT这些没有刻意煽情的煽情,哭掉了我一卷纸巾……
顺带一提,法芙娜的声优除了一骑以外基本后来都没有出名。
但是我觉得那样的声音比现在很多片子都要自然。
虽然自然的演出也许不符合现在的审美了,但是对于法芙娜来说,实在是非常非常的治愈。

————————
说道总士和一骑,大概要说上三天三夜……==
动画版的时候,我一开始是没有看懂,为什么这两个人能暧昧成这样。
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总士一句“拜托了”
一骑就“我知道了”问都不问乖乖的去驾驶法芙娜。
(抓领子摇)TMD都是因为你们两个太不坦率大家才会以为这片是基片呀,混蛋!

动画里只是简单的描述了5年前总士的眼睛被一骑弄瞎的真相。
然则更进一步的原因是,一骑因为害怕,丢下总士逃跑了,度日如年的过了几天,总士也没来上学,也没大人找到他头上。
【一骑只是沉默着,等待某个人来责备自己。
  一直等着大人们过来巨细靡遗地说出自己做的事,给予惩罚,要求自己道歉和反省。
  但是没有任何人责怪他。】

因为总士谁也没说。
【左眼缠着绷带的总士,带着一如往常的笑容回到学校了。
  那天早上的事情,一骑就算到了现在都绝不会忘记。
  总士只朝吓得发抖的一骑说了一句话。
  「早安,一骑。」总士这么对他说。没有别的话。只有这样而已,太过一如往常的再会招呼。不顾呆然的一骑——
  「是我自己跌倒的。」
  总士继续对担心他伤势的所有朋友们说。
  他以让对方安心的微笑说着。虽然有点看不清楚会觉得困扰,不过有大家帮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说着类似的话,还让一骑也听得到。
  谁都没有责备一骑,他想自己已经永远地失去了那个机会。 】

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保护一骑,还是怨恨抛下他逃跑的一骑。
总之一骑的逃避反而成为了自己的枷锁。
只要无动于衷的话,就能忍耐过去。伤害了总士的事情,就放到记忆的角落里吧。
但是,真的能完全无动于衷就好了。

所以一开头突然被疏远多年的总士搭话,要求他驾驶法芙娜保护岛屿的时候。
对一骑来说,应该是一个契机。
答应并和总士合作,当做是对过去的弥补,重新开始的一个机会。
只是他不知道,担任齐格飞系统的总士,承受着他们所有人战斗的痛苦。
也许总士一直没有怪过一骑,如果一骑自己都没法承认伤害自己的事实,自己又有什么必要揭穿呢。
“两个人犹如平行线,再也没有交集”

等到两个人都坦率了,却是总士被FESTUM抓走的时候。
一骑也没有时间了。
总士也没有时间了。
最后总士在留下了“直到与你重逢那天为止”的约定以后,化成水晶消失了。

TO BE CONTIUNED ……续集!(当时很想掀桌)
而且……我靠,这续集还真的就要有了……= =
点击
没看到没看到……好好内容的片子又要走基路线了

——————————

最后,前传剧场版也看完了。
泪目到最后。
并不是因为男女主角最后一起死亡的场景。
而是明明在从舰上脱离以后,可以直接回到龙宫岛。
但是男主角僚突然醒悟到,现在回去只会给后面的FESTUM暴露龙宫岛的位置。
于是和女主一起选择了向更深的海域前进。
加上这次前传的战斗是以“坚持2个月”为目标,
看上去任务不难,但是因为是初代法芙娜,机师简直就是消耗品,8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最后连是否能回到岛上都不能确定。
但是这种无力的绝望感衬上最后男女主角牺牲了自己守护龙宫岛位置的情节看来,即难过又有种说不出的宁静。
已经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了,但是多少发挥了一点作用吧,替剩下的人抢回了时间。

龙宫岛真的是乐园一般的存在,因为岛上的每个人都愿意牺牲自己去守护它和其他人。

PS:看完以后在群里聊剧情,说道剧场版里那个未出击的女生就是TV版第一话那个被FESTUM抹消掉机师。
其实她是暗恋剧场版的男主的,但是也没有机会说。
正在感叹这个角色没有人记得的时候,被说“不是还有你记得么”。
哎,对啊,至少还有我记得啊。
这么一想……
13217131s.jpg这个女孩叫什么来着啊啊!!

后来在小说里看到藏前,看了半天才确认就是这个女生。
开始的时候太激进了根本联想不到是同一个人。
最后和TV版不同的是,她是送完一骑以后当着面被抹消掉的。
【「你觉得……有我在很好吗?」
这是个不可思议的疑问。大概,她真正想问的人不是一骑,而是总士——不然就是总士的父亲吧。不只是现在而已,今后也将一直这样问着。】

作为皆城家的养女,一直很努力的做着法芙娜的测试员。
也许只是为了希望大家能接受自己。
对于自己养女的存在会不会妨碍到总士一直很在意吧。
【即使黑暗已经吞食到藏前的咽喉,她依然呐喊着。哭泣着——既恐惧又悲伤,纵然如此,直到最后仍想为一骑留下些什么,而不停呐喊着。
  什么也做不到……在一骑的脑海中,只有知识的漩涡回转着。
  球形虫洞现象——将空间以球型「扭断」——敌人的高次元攻击。名叫歪曲回转体,藉由超物理运动产生的黑暗球体,等同于限定在任意空间发生的黑洞——被它吞没的人将一一化为无——
  「有我……在,很好……谢……谢……」
  藏前哭泣着。一骑感觉自己看到了惊人的勇气。看到在临死之前还拼命地感谢对方,这种难以想像的勇气。而她的眼泪与声音,都被漆黑的球型漩涡给吞没了。然后藏前的脸完全被黑暗吞食,右手腕在空中挣扎着——就连那也消失在黑暗中。】


27491617s.jpg很好,有你在真的很好……藏前果林。

tag : 苍穹的法芙娜

【御剑士-火地之王】现在连欧美奇幻都要走这种路线了么

昨天一个晚上看到瑞德把自家的故事讲完。
当然因为后面已经被日炎剧透光了,所以看到卫斯普瑞德这对活宝也没有太吃惊。

啊,不,我觉得瑞德多少还算个常识人。
卫斯普那个要正常的多。

我决定先说正经的再说不正经的免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人家我可是在推广SF呢认真点看书行不(不行)
下面所有的内容都涉及剧透,自己小心
——————————————————————
因为是第二本了,所以御剑士的背景和设定就懒得介绍了。
本来第二本也是说贝马克人,特别是前面一大段都是再讲瑞德小时候在贝马克的故事。

给很忙的人看第二本的剧情简介:《沙丘》

==呃,至于沙丘的剧情简介我……
算了,大家就当王子复仇记嘛……(早这么说不就结了)

13岁的瑞德身为贝马克的王子,遭遇了双亲被杀害,王位被篡夺的惨剧。漂流到玺维,进了铁堂,训练了5年。在18岁成为首席的那天,拒绝了国王(其实是他表舅)的制约,回去复国。
……还带走了原来是他好兄弟的卫斯普,成为了卫斯普的护主。

其实瑞德卫斯普这对的设定,还真的很像沙丘的保罗艾德荷。
而且花了那么大篇幅去写瑞德的爸爸,贝马克国王俄雷德,感觉就像沙丘前面写莱托公爵一样的感觉。
而且两人的境遇也出奇相向,都是被自己亲近的人谋害,家破人亡,唯一的儿子逃走之后复仇。
当然俄雷德不如莱托这么正派,毕竟是海盗出身,但是其实也是相当的英明神武。
总之这两位爸爸的死都让我很痛心!

还有就是……卫斯普有点点像艾德荷。
和自己的主人都是兄弟一般的感情,互相不可缺少(不过保罗后来换成了莱托二世,剧情上我实在是觉得有点==)
但是就是……
就是……
艾德荷你比卫斯普正常多啦!!(正常毛啊,死了活活了死的,复制体都有两位数了==)

(马上转不正经部分)
比如国王决定把卫斯普派给瑞德做御剑士后,卫斯普连着三次"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
13173136s.jpg<-瑞德在一边应该就是这个表情了……
卫斯普你以为自己是待嫁的新娘么,还我愿意我愿意的……
本来和日炎吐槽说,卫斯普后来为了救瑞德还断了一只胳膊,瑞德你应该负责到底的。
原来前头就把自己强买强卖了(摊手)
这么一想,原来错怪了瑞德啊~!


我靠,等等,这书本来不是这个气氛的啦!!


不知道是不是第二本的翻译变成了湾湾的缘故,
很多地方都不是我故意要想的那么歪但是问题是他就是歪了==
比如卫斯普想也不想就跟着瑞德拒绝了国王的制约
比如卫斯普那三个我愿意
比如卫斯普想着要把下半生的归属定下来
比如卫斯普为了瑞德失去一条手臂
比如卫斯普那个……吸了吸鼻子,“好吧,我会去做你的伴郎的”
……
…………
………………
27710909m.jpg等等,合着问题都出在你卫斯普身上啊……
13173136s.jpg兄弟,醒醒,我这可是在看欧美奇幻呢,你丫给我正经点当御剑士啊喂!
还有到底是谁先告诉我这书第一本也是看杜郎达和国王的……==

————————————————
去了湾湾的论坛看评论,抬头第一句就是
“二部曲:火地之王(這本好腐啊)”
13173136s.jpg戴夫老大,带不带你这样写的啊……
我也同意评论的说法,御剑士应该看剑士们以一挡百的战斗嘛。
但是这次着对朋友的JQ的光芒犹如太阳一样的耀眼把周围的人都给晒干了。
……这话我好像以前说过
啊,对,就是《尸鬼》的小撤和夏野嘛~!

真是的,角色之间的奸情管奸情,剧情也是要认真发展的啊!
老大你这不是逼我们在铁堂对面开一家女子学院么!
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啊,铁堂要是出一堆GAY我原本看这小说的目的何在啊!(原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啊)

啧,我说,如果真开了一家女性御剑士的铁堂,难道会出一堆百合?

算了,难得第二本这么欢乐的,但是我真的在“要不要YY这对活宝”还是“认真看小说”之间犹豫不定。
你们两个硬派一点好不好!
不要制约成功以后就手牵手跳圈圈啊……




最后想想,算了不反白了,没道理就我一个被雷到的:
糟了我看了第三本剧透了,这对闪光弹最后还是翻脸了……
瑞德你果然是个王八蛋负心汉!
我要把MSN签名改成“瑞德终于还是背叛了卫斯普王八蛋负心汉”然后不停上上下下==


tag : 瑞德 御剑士 卫斯普 火地之王

日历
10 | 2018/11 | 12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自我介绍

盗賊のあかし

Author:盗賊のあかし
歪酷死透了……23333

CYBORG 009 YEAR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连结
搜寻栏
来自